欢迎您访问游戏琅琊榜

超多维戈张:70后的坚持,90后的创造

2016-1-3 编辑:admin 来源:游戏琅琊榜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深圳南山区科技园,众多知名互联网公司大楼中静静矗立着一栋看上去非常气派的大厦,楼顶的彩色大“D”异样醒目——这是超多维的新办公大楼。 这家从事裸眼3D技术研发的公司真正让大众熟知还得追溯到2012年,是第一家被授予“中国...

深圳南山区科技园,众多知名互联网公司大楼中静静矗立着一栋看上去非常气派的大厦,楼顶的彩色大“D”异样醒目——这是超多维的新办公大楼。

这家从事裸眼3D技术研发的公司真正让大众熟知还得追溯到2012年,是第一家被授予“中国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”的民营企业。

超多维董事长兼创始人戈张接受《第一财经日报》专访时告诉记者,今年底将会搬入新的办公大楼,届时预留一层给3D爱好者作为开放空间,供大家免费使用。

从技术授权的B端走向研发生产3D产品的C端,在探索商业化的道路上,超多维也不断尝试,今年推出了能够与iPhone直接连接并呈现裸眼3D效果的3DBOX。

超多维正逐步将裸眼3D技术商业化,而戈张正是这一切的主导者。

记者眼前的戈张并不像照片上看到的那般不苟言笑,见到记者主动打开话匣子,逻辑缜密,侃侃而谈,时而一句玩笑惹得大家捧腹,有着北京人特有的幽默。但是聊起技术来又马上恢复那张严肃认真的脸,枯燥深奥的技术性行业用语在他条分缕析的解剖中变得格外清晰。

一路创新

“创新很重要的一点是爱好,跟小孩玩乐高,搭起来最后的意义在哪?是兴趣。”谈起创立超多维的初衷,戈张如此说道。

这份最初由爱好而起的事业,在11年里不断玩出了新花样。

在超多维的陈列室,一面墙陈列着创立以来所申请的技术专利。其中摆放了部分对于公司发展有着里程碑意义的专利。

首席技术官宋磊告诉记者,这样的技术专利目前超过500项,平均每年申请专利数达到45个。

戈张的父母都是中科院的技术人员,创新与钻研精神几乎植根在他的血液中。戈张很小便接触到一些3D影片,但由于当时3D技术不够成熟,所谓的3D电影不过是一些十几分钟的小短片。1985年,《魔晶战士》成为世界首部3D动画长片。2004年,第一部IMAX3D长片《极地特快》诞生。该片在2000块普通2D银幕上放映,3DIMAX银幕只有75块。然而就是这75块3DIMAX银幕,获得的票房占全片总票房的30%。发行方看到了3D电影巨大的商业潜力。

同一年,戈张通过调研,发现3D与终端产品的融合是一块潜力巨大的市场。“从消费者来讲当时能看到3D未来的发展方向,人们享受的东西越来越多。那个年代,主要在技术体系和理论上探讨将3D技术与个人消费类的终端结合是否可行,没有一些实质产品。”

要将技术与终端结合,裸眼3D解决方案是重要一环。近年来,像东芝、三星这些硬件品牌将3D技术应用在硬件终端推进了裸眼3D产业发展。

3年前,裸眼3D还面临着许多发展障碍:成像技术的分辨率和清晰度只有2D成像技术的一半,而且只能定点成像。

如今,通过人脸跟踪技术可以控制一定范围内3D成像效果,而通过物理提高屏幕的分辨率以及通过技术提高画面刷新频率提高3D成像分辨率和清晰度。

在众多企业中,超多维首先发布了第一代2D、3D共融显示图像处理芯片,2011年发布第一代裸眼3D图形图像显示芯片,成为中国首个应用于国际PC品牌产品的显示架构芯片。

很快,超多维的裸眼3D技术已被友达光电应用到为东芝、索尼等公司生产的3D面板中。

克服了技术上的障碍,超多维目前主要集中在如何突破3D内容短板。

今年6月,超多维发布了旗下内容平台3DStore,并在下半年联合富智康、天马和美国梦工厂一同打造3D生态圈,超多维CEO许培桢告诉记者,未来3D生态圈将是超多维业务很重要的一环:“建立3D生态圈会面临市场用户体验上的挑战。仅超多维一家公司很难在市场上形成生态链的,所以我们会思考未来整个产业链的发展,如何把现有的合作伙伴一起拉进来参与。”

资深创业人

裸眼3D并不是戈张的第一次创业。

上世纪90年代末,中国互联网行业飞速发展,乘着这股东风,戈张在北京创立了一家软件公司,为互联网企业搭建网络架构,提供应用服务器。

在最好的时候,公司市场份额占到了80%,包揽了与HP、IBM以及戴尔的合作,将这些品牌服务器卖给国内最早一批互联网企业。

“现在的搜狐、盛大、网易这些企业当时的网络架构都是我们搭载起来的,那时一年的营收能达到3个亿。”戈张回忆道。随后,软件公司在2001年纳斯达克泡沫,以及2002年非典爆发下遭遇双重打击。拿着收获的第一桶金,戈张关闭公司,带领团队转行3D技术研发。

最初的团队只有十多人,大部分是从第一个项目转型出来的,当时面对的第一个大问题是场地,“我们当时在北京郊区租了1000多平方米的厂房搞研究,仪器都是把玻璃窗拆了运进去。”戈张说道。

不少创业团队在项目起来之后往往因为意见不合而分崩离析,而在经过风雨十一年后的今天,超多维的核心团队仍然保持稳定。宋磊大学毕业之后就进入超多维,在团队待了快10年时间,他告诉记者,加入超多维是因为戈张的技术和理念,“大家工作的热情还是很吸引人的。”

当时团队成员都没有研究3D技术的经验。创立之后,戈张带着团队花费一年时间专门做技术背景调研:“当时主要看全球专利布局的情况,过去谁在做这样的事情,这样的事情不同的地区有什么样的能力。”

超多维目前的专利布局基本按照当时的调研结果安排:在美国申请图形图像专利,日本、欧洲偏重光学和材料应用布局,与韩国和中国台湾厂商谈生产制造。

“一般专利申请,美国需要花费3年,欧洲、日本要5年,只有核心专利会在全球申请,其他的则根据技术活跃程度来布局。”宋磊说道。

科学狂人也是商人

对技术有着比常人更深理解的戈张颇有《生活大爆炸》里理科男的气质,不论你是否听得懂,技术名词张嘴就来,回答问题很喜欢罗列一二三。

ScienceGeek意为对技术近乎痴迷的理工男,这是一个很适合戈张的词语。对他来说,研究技术不是出于理性思维,而是感性需求。工作伙伴评价他“钻进一个技术里就出不来,不吃饭也要研究下去”。

这样一股狠劲,让超多维裸眼3D得到市场认可。在今年之前,超多维的营收主要依赖技术授权:将其裸眼3D显示技术方案授权给产业链相关各大电子厂商:英伟达、EON、CyberLink等软件开发商运用了超多维授权的裸眼3D软件开发包,Chicony等摄像头模组厂商和广达、仁宝等代工厂商获得摄像头模组或整机校正技术授权。

2007年,超多维总部从北京搬到深圳。这个城市具有的包容度很适合硬件技术发展,在优惠政策下,戈张把大部分的硬件研发都搬到华侨城一个工业园里。

今年,超多维将自主研发的3DBOX投放市场,这对超多维来说是从技术到商业的转变,从单纯的技术授权业务增长模式向产品销售转化。

对于习惯感性思维的戈张来说,这种模式下最大的挑战在于要用理性去思考问题,“我更偏向感性,做技术型公司就是要有耐心和想象力围绕它做不断的推进工作。当你在做商业推广的时候,你要能够符合游戏规则。”

2014年,诺基亚原大中华区副总裁许培桢加入超多维,为这家公司带来更多新的商业思路,而戈张则专心于技术以及公司发展战略方向,鲜少在外“抛头露脸”。

目前,超多维团队有超过400人,对于一家11年的企业来说,这个发展速度并不算快。除去100多人的技术研发团队,其他为商业推广。

3D生态圈是超多维今年重点布局项目,对于戈张来说,3D产业还处于教育用户阶段,上下游链条虽然完整,但还需要整合链接。

对于超多维来说,到那个时候才是走向IPO的最佳时机。“让投资者看到你能力和潜在价值的时候,投资者才能看到合理的空间。”戈张说道。

文章出自:游戏琅琊榜www.yxlyb.cn,尊重版权是美德,转载请保留原地址,感谢合作!

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友情链接 | 版权声明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
游戏琅琊榜 - 聚焦最火爆的游戏、分享最实用的攻略 - 惟翔资讯
吉ICP备14005127号-1 服务QQ:175529508 e-mail:zk8312@163.com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,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本站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。
Copyright @ 2012-2015 游戏琅琊榜 保留所有权利